枫瑾翼

理科女

神里绫人其实是有点叛逆在身上的吧

跑图搁那看着绫人犯花痴,突然发现绫人的头发真的很好玩,不仔细看他的头发你感觉不到是一个长发,但是仔细看他有一绺头发是留到了快到胸口的位置。但是仔细看他只分了一绺出来,既不是钟离那种很长可以后面扎起来,也不是公子的纯短发也不是凯亚前面那种留起来的特别长的那种。


然后右边还别了头发在耳朵后面,我就感觉他真的是叛逆大少爷,虽然看上去温温柔柔特别漂亮,但是骨子里其实是很调皮很反骨的那种人。

而且他真的是漂亮,真的还特别白,跑图跑一跑就停下来看他,看一天也不会腻。家长大人你还缺不缺秘书什么的我可以!


【余邃】道阻且长,未来可期

余邃,whisper,国服第一医疗师,十五岁入圈,已经打过世界赛冠军,那么骄傲那么耀眼的人。在他十九岁生日当天,被曾经跟自己一起吃苦拼命打比赛有恩情,自己尊敬的队长用感情,用自己在意的队员,用自己喜欢的人来威胁自己并且把自己卖掉还要为之付出不能解释被人误解的后果。十九岁生日,或许他本该开开心心和队友庆祝,在庆祝会上看着那个他喜欢的小孩儿肆意洒脱的样子,或许他也会压不住满腔的爱意告白了。但都没有,他在最璀璨最美好的年纪,在生日当天心寒到被气得胃出血,不得不把所有心意压在心底,不得不背负骂名远离家乡远离爱人。凭什么呢,因为他是余邃,他是whisper,是余神,但是他也是十九岁曾经活泼骚话不断,那么耀眼的人啊。


十九岁生日受过的伤,谁来补给他呢?到德国的时候是有多难过才会变得沉默寡言,才会浑浑噩噩的连自己训练出来的孩子都认不出来,他明明谁也不欠,可是做到了保护所有人,余邃真的是对所有人都温柔,也对所有人都狠,但他永远对自己最狠。


真的是,看完fog,心疼死这个男人了,听完广播剧,我已经死得很安详了。

心·梦

感谢群里小伙伴@Anerp的梗

生气的哥哥给弟弟下符咒,而中了哥哥符咒的小狐狸就被哥哥吃干抹净了

心·梦

时间线:第六集弟弟用哥哥换了老虎眉毛,然后因为哥哥下的符咒变得懵懵懂懂的样子很是听话去找反派了(梗想法的来源),然后女主用狐狸珠子换了哥哥出来;第七集哥哥从婆婆那里知道珠子丢了,然后女主也说了是用珠子换他出来的,很生气的哥哥出来想找弟弟收拾一顿,遇上了喝得有点醉的弟弟,然后故事就发生了……有一些私设

以上能接受的,我们开始吧:


“没错,他是你最珍贵的东西,兄弟。”

李郎感受着杜松子酒顺着喉咙滑过时的灼热感,想起那个算命的话,他有些懊恼;最珍贵?好笑,原来这么多年来他依旧逃不过李砚这个牢笼;嘛,他也不想逃就是了。

‘哥,那我在你心里能排到第几呢?’,李郎觉得心里有点难过,一股酸胀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出来,有点喘不上来气;喝下一大口酒,玻璃杯和大理石的吧台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拿起衣服,跌跌撞撞离开,太难过了,有些东西不能想,一想全身都疼。

一滴泪水砸在玻璃杯的旁边,没有人知道,也没人在意。


让我们开车吧 


链接不好使私信我,且看且珍惜吧,累了。

【垚生衍生】江辰*赵海龙   余生2

这篇文章一直被屏蔽,好不容易可以解除,结果还是翻车了,但是我真的还蛮喜欢这篇文章,所以还是打算再发出来,占了tag抱歉了。

然后,依旧走链接吧,全文放出来就屏蔽,累了。链接直接点我主页看余生1里面的那个,那个就是全文的。如果你所有链接都不好使私信我吧。


链接看评论吧,够够的了 

赵海龙现在很懵,他双手紧握着一只玻璃杯,里面的温开水的热意透过杯子传到指尖上,有些灼人;他规规矩矩的坐在江辰租的房子内的布艺沙发上,不知所措的像个幼儿园小 朋友第一天到班级一样,乖乖巧巧的,江辰忍不住都想给个大红花。

“我的家有那么可怕?”

本来吃完饭,赵海龙是打算回队里宿舍的,他在北京倒是有一套父母留给他的小房子,他母亲身体不好,生完他不长时间就因为自身疾病去世了。他的父亲一直一个人带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再找一个人陪他自己;其实他没有对江辰说的是,他高三遇见的特警执行任务里的遇害者是他父亲,他父亲受了重伤,送到医院的时候就不行了。只留给赵海龙一套不算大的房子和一笔攒了多年的遗产,不多,不过倒是足够赵海龙上完大学的所有费用。

赵海龙不喜欢回到那个冷冰冰的房子里,一个人住往住并不代表没有家,没有家人牵挂;可是他一个人住却是因为不会有人等他,与其在那个没有人气的房子里待着,还不如和队员一起住宿舍。

结果叫江辰忽悠的就迷迷糊糊跟着回了人家的家。

“没有,挺好的。呃,就是其实这装修风格不像你,你应该不是会这么喜欢粉色的人。”看得出来,江辰也是个忙人,房子是租的,大部分都是房主装修的,整个屋子里就多了一些衣物和一些杯具啊什么的生活必需品。

“啊,这倒是。我懒得整了,医院也挺忙,所以能有个地方睡觉就可以。”不好意思的挠挠脸。

“要不,你上我那?我都住宿舍,闲着也是闲着。这样以后我回去也能有个人等我,多好呀!”赵海龙放下水杯,兴奋极了,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江辰没想到赵海龙会这样邀请他,他虽然想追人,可是这样住进人家家里总归是不好的。

“不用麻烦了,我也就是需要个睡觉的地方,跑去你家打扰你的家人也不好。”江辰递给赵海龙一盘切好的苹果,苹果被拿手术刀的江辰切得方方正正的,摆盘也特别漂亮。,

“天,你们医生是不是都这样,切东西都这样好看,你这切得我都不忍心下口!”把盘子端在手里,像欣赏艺术品一样。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习惯了。”用牙签插起一块塞进赵海龙还没有完全闭上的嘴巴。

努力咽下去,笑嘻嘻的和江辰说话“没关系,我父母都已经不在了。我又不回去住,房子老是没有人住该伤心了,你就去住,顺便给我看房子。”

“对不起。”江辰听到赵海龙说起父母,他以为赵海龙应该是家庭美满,被父母宠爱着长大的;结果倒是他想岔劈了。

“恩,我妈妈身体不好,所以很早就不在了。我爸爸他,就是我撞见特警执行任务的被害者,所以其实我当警察也是为了爸爸吧。”赵海龙不希望江辰因为这个觉得抱歉,也学着江辰伸手摸了摸江辰的头;使劲揉了一把江辰的头发,给弄得乱糟糟的,又憋着笑的把手收了回来,眼睛里的那点幸灾乐祸活像一只偷了腥的小狐狸。

江辰无奈,这小特警怎么有点傻乎乎的呢?

“那,好吧。你都这么盛情邀请我了,我就去给你暖房子吧。”没有继续父母的话题,此时此刻不适合谈论这些伤心往事“你今天就住这里吧。太晚了就不要来回折腾了。明天帮我一起收拾东西搬家?”

“好,不过这房子你到期了吗?”

“快了,不差这些了。”

“哎,那不行,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我先收拾东西,这边还有一个月,我不会马上搬过去,放心,瞎不了钱。没发现啊,你还是个财迷?”

“那是,生活要精打细算懂不懂!”

“好好好,我知道了,赵小财迷。”


我好想要夏彦小天使的卡😭救救孩子吧,左律师虽然我很喜欢你,可是你也不能不让夏彦来我这里玩啊。

(唯一一张sr的夏彦还是充钱得来的,太难了)

【垚生衍生】江辰*赵海龙 余生

在好几个小可爱的不停安利赵海龙的情况下的产物,起名废,不要在意

本文涉及到的案件纯属作者瞎编,不要过多考逻辑问题,也不要模仿;涉及到的一些相关知识百度百科搜查过,所以还有问题找度娘。全文很长1.2K,请耐心阅读,有很长一部分是情节描述,请谅解。

 有敏感词,我找了一个小时实在找不出来了,所以走链接吧, 评论有链接,打不开找我,还请谅解。



所有的生命都值得被尊敬(链接)

 

“江医生,我一会还要跟一台手术,所有今天还要麻烦你了,帮我接潇潇放学。”

“没问题,你忙你的,我会安全的接潇潇回家的。”

 

江辰已经来北京两年了,他在草长莺飞的春天从杭州离开,来到了这座充满了无数希望与失望的城市。

在度过了第一个春节后不久,他收到了陈小希和吴柏松结婚的消息;直到看见文字在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江辰才清醒的意识到他和陈小希已经分手了,他们已经不会有未来了。

江辰那个时候其实很想打电话问问那个女孩,问问那个即将成为他人女人的女孩子,是真的已经放下了和江辰之间的感情吗?就在一时冲动激素的作用下要按下拨号键的时候,先一步到来的电话打断了这可能会毁掉他们友情的行为。

那个到来的电话是医院的急救电话,江辰在经历了彻彻底底的失恋打击后到医院处理连环车祸事故,待了三天才回家休息。

睡得天昏地暗后,冷静下来的江辰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并告知他可能没有办法参加婚礼。

这场年少无知的相互动心,从一开始的不懂得珍惜,到后来长大后的再挽回,到最后互不理解的破裂;以一种比较惨烈的方式结束了。他们曾经有过最美好最真挚的感情,也算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毕竟不是所有的感情都会有结果,也不是所有的爱都可以失而复得。以后再和陈小希见面既不是陌路人却也不会再是曾经最喜欢的人了;就让那些甜蜜的、难过的回忆,随着岁月的痕迹沉淀吧。

 

没有了感情的牵绊,江辰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了工作中,长得好看,有责任心,业务能力好;这样的江辰在医院里不光受到医生的赞赏,护士的花痴,病人的喜爱,就连同事的孩子在看到他后都抱着大腿不放。和他关系最好的就是潇潇,潇潇的父母一个常年出差,一个在医院经常值夜班,所以很多时候江辰就代替他们去接小姑娘回家。

小姑娘今年上小学四年级,在一所重点小学,离他所在的医院还有住处都不远,他一般把小姑娘接回自己家,然后等人家父母来接回去;只不过江辰不太会做饭,所以和他在一起的潇潇不是吃外卖就是外卖,再不就是白水煮面。

江辰已经在医院忙碌了两天,非常疲惫,开车不敢快,怕出事,结果路上还堵车,等他到了学校,已经比16:00放学时间晚了快二十分钟。他本来是要直接去班级里接潇潇,可一下车就看到学校门口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蓝剑突击队接收到xxx小学有人劫持学生需要他们赶到的时候,队员都正在吃饭。距离上次jidu行动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队员受到的伤都已经好了,他们也恢复了日常的训练,其中赵海龙是最严重的,大腿上被捅的那一刀还挺深,赵海龙为此被队长刘浪禁止训练了半个月。

 

“队长,你就让我去嘛!这所学校还是我母校呢,我熟悉啊!再说了我的伤早就好了,你就让我去吧!”

刘浪本来是不想让赵海龙去的,伤虽然好了,但那一刀那么深,当时赶到医院处理的时候,在飞机上一开始叽叽喳喳的小孩都已经因为出血过多半昏迷了,刘浪不敢冒险,这次行动到底什么样谁也不知道;再受伤了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怎么办。

可是,赵海龙能力好,又熟知学校结构,一队出任务了,二队人手本来就不够,再少一个的确不好。看了一眼有些委屈的赵海龙。刘浪到底还是同意了。

“去,可以,保护好自己!”

“是!”赵海龙迅速整装完毕,和所有人一起赶到目的地。